<i id="prtrd"></i>
<cite id="prtrd"><noframes id="prtrd"><cite id="prtrd"></cite><var id="prtrd"><span id="prtrd"></span></var>
<ins id="prtrd"><noframes id="prtrd"><cite id="prtrd"></cite>
<cite id="prtrd"><span id="prtrd"><cite id="prt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prtrd"></ins><cite id="prtrd"></cite><cite id="prtrd"><noframes id="prtrd">
<ins id="prtrd"><noframes id="prtrd">

分享

更多

   

不破除這種認知,讀再多書都沒用

2019-07-04  振王府圖...

關于讀書的7000字巨獻

希望能幫你徹底理清楚

如何閱讀、學習,才是有效的

這幾年來,我發現,許多人讀書、學習時,總會有三個特點。

1)追求「收集」。如獲至寶地收集各種現成的筆記、參考材料,雖然很可能收藏了就永遠不去看。

2)追求「濃縮」。比起讀書,更青睞各種「一張圖講透一本書」「5分鐘講透一本書」「一篇文章講透一本書」。

3)追求「簡化」。越通俗易懂越好,越簡明扼要越好,能看故事就絕不看論述,堅決不多花一點腦力。

于是,我們可以看到什么現象呢?

一方面,讀者大肆追捧各種輔助工具,比如思維導圖、書籍導讀、干貨提煉、拆書筆記、聽書音頻……恨不得把讀完一本書的時間,從幾周,縮短到幾天、幾個小時、乃至幾分鐘。

另一方面,各種貼心的知識產品大行其道:7天認識一個行業,一本書講透一個領域,每天5分鐘學會一個知識點,用碎片時間提升自我,用故事幫你理解一門學科……琳瑯滿目,數不勝數。

它們共同的特點是什么呢?能夠幫你「省時間」「省腦力」。

一本書太復雜,看不懂?不要緊,有各種拆解、詳解、解析。

讀完一本書,什么都記不住?不要緊,有各種導圖、脈絡圖,幫你提示和概括。

這乍一看是一件大好事:時間省下了,腦力騰出了,我們就可以把更多的資源,用來吸收、接收更多的信息,從而不斷提高自己。

但真的如此嗎?

試考慮下面兩個場景。

1)你讀完我的文章,關掉頁面,在大腦里回憶「這篇文章寫了什么」「我剛才看了些什么」「我得到了什么」。

2)你讀完我的文章,末尾有一張脈絡圖,為你梳理了這篇文章的知識點、結構、邏輯脈絡。你一邊看著這張圖,一邊根據它去回憶:L先生講了什么?我學到了什么?

這兩個場景,你更喜歡哪一種?

毋庸置疑,一定是后者,對不對?

實際上,也確實有不少讀者,在后臺留言:希望能夠在文章末尾,加一張脈絡圖、框架圖,梳理一下文章的整體結構。

包括我開過6期的智識營,2期的寫作課,每一期都有同學要求:

  • 能不能給一份大綱?

  • 能不能給一份知識點的框架?

  • 能不能總結一下這節課的內容?

……

為什么我一直沒有這樣做呢?是因為我懶嗎?

好像還真是……

開個玩笑。原因是什么呢?很簡單:這樣看起來高效、省力、方便,但實際上,它對你理解和內化知識,是沒有幫助的,反而會起到負面作用。

這就是許多人對學習最大的誤解:

我們總希望,閱讀、學習,能夠更輕松,更省力一點,但事實上,我們學習的效果,跟省力的程度,基本是成反比的。

回到文章的最開頭。

這種知識服務、知識產品的風行,會產生什么結果呢?

仿佛一夜之間,大眾的智識水平和認知水平直線上升,各種「XX模型」「XX理論」「XX效應」到處可見,每個人都能聊上幾句。

但是,我們真的「懂得」這些知識嗎?

前陣子,和一位朋友聊天,對話間,他提及了大量的知識點。「某某理論不是說」「某某書里不是提過」「這不就是某某模型嗎」,諸如此類。

然而我發現,他對于這些知識的認知,只停留在「字典式認知」的層級,甚至有非常多的錯誤和缺漏。

什么叫「字典式認知」呢?

舉個例子:什么是馬斯洛需求層級?

這個問題非常簡單,絕大多數人都能脫口而出:不就是說人有5層需求,分別是生理、安全、社交、尊重和自我實現嗎。

但是,這個框架是在什么情形下提出的?它主要用來做什么?學術界對這個框架怎么看待?有哪些爭議、補充和修訂?如今一般用來做什么?有沒有更好、更有效的替代選擇?—— 這些,也許很多人就回答不出來了。

這就是「字典式認知」。我們對知識的理解,停留在「識別」的程度,就像字典:這個詞是什么意思,它的解釋是什么,一句話講完,沒了。

但更重要的是什么呢?它的來源,它的用法,它的發展脈絡,它的應用場景,它的相關研究、討論,以及,透過它,我們可以聯想、整合起哪些相關的知識,構筑成一個更大的什么框架,等等。

這些,永遠不會存在于「每天5分鐘,一個知識點」「一張圖講透一本書」這些「知識產品」里面。

你是真的在學東西,還是只是在滿足「學習的幻覺」?

最根源的問題就在于:讀書的關鍵,永遠不在于「讀」,而是在于「想」。

簡而言之:你花費多少腦力,能夠獲得和鞏固的知識就有多少。費盡心思去省時間、省腦力,結果就是,得到的收獲等比例減少。

2014 年,發表在 Psychological Bulletin 的一篇論文,對過去10年間的測試-記憶實驗做了一個薈萃分析,得出這么一條結論:

關于測試常用的三種策略,按照記憶效果排序,最差的是再認(recognition),其次是基于線索的回憶(cued recall),最佳的是沒有任何線索的自由回憶(free recall)。

什么意思呢?用第二段的場景舉例:

讀完文章之后,關掉頁面,回憶「我剛才看到了什么?」就是一個自由回憶。

依據脈絡圖,去把其余部分補充完整,就是一個線索回憶。

而讓你做選擇題,問你:這幾個選項,哪個是作者的觀點?哪一個在文章里面出現過?就是再認。

這三種策略,哪一種做起來最輕松、最不費腦子、最省時間?肯定是再認,然后是線索回憶,最后才是自由回憶,對不對?

你會發現:這三種策略中,最省力的做法,效果最差;最麻煩的做法,效果最好。

原因很簡單:我們對知識的記憶和理解,取決于什么呢?取決于大腦認為「它是否重要」。

如何才能讓大腦覺得一個知識重要呢?最簡單的辦法,就是去「想」。絞盡腦汁,千方百計,從不同角度、不同層面去「想」,去圍攻它,把它拆散了,再重新組裝起來。

正是這個「拆散了再組裝」的過程,把我們學到的知識點,牢牢地「嵌」入我們的大腦里。

但這個過程是需要消耗大量腦力的,它一點也不輕松,相反非常辛苦。然而,可以說,正是你投入腦力的程度,決定了你透徹理解、掌握和內化一個知識點的程度。

所以,你讀再多的干貨,看再多的筆記,不動腦,也是沒有用的。

反而,這些知識產品,為了讓你更好吸收,會降低其中的信息密度,簡化里面的邏輯、結構,讓你覺得「更好理解」了。

但「更好理解」的背后,留下來的是什么呢?

你所真正得到的,也就更少了。

所以,我才說,學習是一件反人性的事情。

為什么這么說呢?人性永遠是趨利避害的。我們總是追求簡單、省力,但如果遵照本性,我們就無法得到真正的提升。

更有效的做法是什么?是去引導自己的大腦,把「動腦」變成一種樂趣。

(如何把動腦變成一種樂趣?可以參考:如何讓學習像打游戲一樣好玩? 這是我自己的實踐總結)

我們知道,學習可以分為這么一個流程:輸入 → 處理 → 輸出。

無效的學習是什么樣呢?大量吸收碎片信息,然后囤積在一邊,不去管它,更不去輸出,把大腦變成一個倉庫。

有效的學習是什么樣呢?不去追求量和「省時間」,而是構建一套有序、良好的處理流程,把得到的信息拆散重組,再根據自己的理解去輸出、落地,讓每一個輸入都走一遍流程。

基于這個框架,我想再和你聊聊一些常見的問題。

1. 做筆記就是摘抄和復制粘貼?

這可能是許多人從學生時代起養成的習慣。說到做筆記,第一印象就是把書里的原話抄下來、記下來。

我之前在智識營里,試驗過一段時間的「知識卡片」活動,結果也是一樣的:許多同學響應,非常活躍,但做法仍然是,把讀到的知識點復制粘貼下來,原話保留。

很遺憾,這種做法除了練字之外(復制粘貼連練字都做不到),基本沒有用。

原因很簡單:摘抄、復制,是最省力、最不過腦子的做法,它可以令你感到很舒服,但它本身不經過大腦加工,所以對于內化和鞏固知識點,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
有同學可能會問:在摘抄和復制的過程中,我好歹也重復了一遍讀到的內容,怎么能說沒有用呢?

實際上,有大量研究表明:單純重復是效果最差的學習方法。單純重復只能在短期內提高「熟悉程度」,對形成長期記憶幾乎沒有幫助(Callender & McDaniel, 2009;Dunlosky & Rawson,2005);甚至,可能會造成負面結果(Carrier, 2003)。

這個結論可能是比較反直覺的。

為什么會有負面結果呢?原因很簡單。摘抄和重復,會在短時間內造成一種「熟悉感」,這會給大腦釋放一個信號「我知道它」—— 恰恰,大腦最不喜歡「熟悉」。一遇到熟悉的東西,大腦就會想避開它,盡量騰出認知資源。

另一種常見的認知是:我不需要記住它,我把它復制粘貼,存到我的知識庫里面,等到需要的時候再去搜索、提取,不就好了?

然而,如果你連自己記錄了什么都想不起來,你又如何去提取和搜索呢?

有多少人就是這樣,做了幾千條筆記,一直放著積灰,從來都沒有翻看過?甚至,抽空重讀筆記,才發現:啊,原來我還記錄過這個東西;原來我讀過這本書呀。

更好的做法是什么呢?我們叫做「深度加工」。

最簡單的方法,也就是我強調過無數次的:用自己的話去表述。「強行」讓自己的筆記,跟原文不一樣。

不要小看這個做法,單單只是這么一個改變,就能顯著地提高你的學習成果 —— 當然,它是需要消耗腦力的。

最后提一下:單純重復、背誦,不能說完全無效,但性價比非常低。一個簡單的問題:你小學、中學時要求背誦過的文章,現在還能記得多少?

我們的教育之所以崇尚這種模式,無非也是因為人多,而這種做法最直觀、最簡單,最容易被老師和學生接受,不需要「因材施教」而已。

2. 讀書最重要的是記住書里的內容?

我在前面寫了非常多的「記憶」,也許會給一些朋友造成誤解:讀書是不是就是要記住里面的信息?如果記不住,是不是就表明沒有效果?

實際上,完全不是。

在信息檢索和互聯網如此發達的當下,「記住」大量信息,是一種對資源的浪費。再者,大腦天生也不適合記憶,它的儲存能力雖然非常強,但提取能力和處理能力極其有限。

那么,我們要去「記憶」的是什么呢?是關于知識的框架和位置。

什么意思呢?還是以前面的馬斯洛需求層級為例。你需要記住的是什么呢?

1)它的含義。

2)它在學術界的大致位置(用在哪兒、屬于什么范式、現在還有沒有用,等等)。

3)它跟其他知識之間的聯系(通過它,你能聯想到其他什么知識點)。

這樣就夠了。至于它有哪些爭議、討論,分別是哪位科學家提出了什么樣的論點,需要記憶嗎?完全不需要。你只要知道大致的關鍵詞,靠查書和搜索就能立刻獲取到。

這就是一種提綱挈領的理解和思考方式。

重點在于:你的腦子里要有一張網絡,對于每個知識點,有明確的位置。看到它,你能迅速知道它在哪兒、跟其他哪些節點有聯系,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
一切閱讀、學習,最終都要歸結到這張網絡里面,才是真正有效的做法。

如同我經常說的:大腦是用來思考的,不要拿來記憶。

這里的思考,就是把知識嵌入網絡的過程。

3. 讀書一定要做「思維導圖」?

這是許多人愛用的做法。我自己不用,所以我不評判這種工具。

但要指出一點:我見過很多所謂的導圖,內容是什么呢?就是把一本書、一篇文章的目錄畫出來,把各個小標題、篇章結構畫出來,完了。

這有什么用呢?

很多人會覺得,這樣省力、省時間,畢竟目錄都是現成的,小標題、章節結構也都看得見、摸得著 —— 但正如第一點所說,不費腦子的行為,往往都是無效的。

這樣做,只是給自己一個心理安慰:用一張圖概括整本書,仿佛這本書就真的被自己吃透了。

實際上,真正有效的做法是什么呢?是兩點:

1)立足于知識點,突破書的局限,用主題閱讀把不同書里、文章里的知識聯系起來。

舉個例子:關于拖延,可能有好幾十本書都在講,像《拖延心理學》《拖延方程式》《戰勝拖延》……每本書的角度、內容都不一樣,那究竟聽誰的?

當然是把這些書都看一遍,找出他們的共性、差異點,再整合起來,形成一個整體的、對「拖延」的認知。這才是有效的學習。

2)不要太注重書籍、文章的「結構」,而應該去探尋它們背后的邏輯脈絡。

簡而言之:這本書講了哪幾個點、這個點可以分為哪幾個小點……這個重要嗎?完全不重要。你要尋找和思考的,應該是:

  • 這個知識點是怎么得來的?

  • 它背后的邏輯是什么?

  • 它跟其他知識點有什么聯系?

工具本身不重要,能夠實現這兩點,才重要。

最后提一下「思維導圖」這個名字。這個詞匯的認知,在國內是蠻混亂的,就我所知,至少就存在著兩種理解:

1)強調開發右腦,大量運用色彩、圖案、手繪,以中心的主題詞做發散思考的 mind map —— 這也是托尼巴贊的原教旨思維導圖。

2)強調分類和層級,對一個內容不斷向下拆解,理清結構的 tree map —— 這也是前面講到的「常見的思維導圖」。

所以,當你想討論思維導圖的時候,不妨先定義一下,你想聊的是哪一種。

這些屬于題外話了。還是強調一下:我并不是在否定這種工具,它當然是有用的,比如理清思路、弄清結構、發散思維……但按照前文的用法,在學習、閱讀上起到的作用,可能遠不如你的想象。

還是那句話,工具本身并不重要,能夠良好地使用工具、達到我們的目的,才重要。

4. 讀書一定要把整本書一字不落地讀完?

很多讀者會覺得:不把一本書完整讀完,不就是斷章取義嗎?這樣能算真正地在「閱讀」嗎?

實際上,把整本書一字不落地讀完,是一件非常低效的事情。

它只在一種情況下成立:當你開始接觸一個領域、一竅不通的時候,找到一本很好的基礎教材,從頭到尾啃一遍,是一個必經之路。

但你要明白:這種辦法屬于無奈之舉 —— 因為一竅不通,所以不具備辨別能力,不知道哪些可以跳過、哪些可以舍去、哪些必須牢牢記住。

當你入門了,知道這個領域的范式和術語了,基本就可以拋棄這種做法。

大多數情況下,習慣于「整本書讀完」「一字不落地讀」,通常源于三種心態:

1)我也不知道要從書里獲得什么,那就都讀讀看吧。

2)跳讀和略讀會不會遺漏信息?還是全部都讀吧。

3)沒什么原因,就是單純覺得,不把一本書讀完不放心。

實際上你會發現,這三種心態的本質是什么呢?都是一種「不過腦子」的偷懶。

第三種就不說了,我們聊聊前兩種。

「不知道要獲得什么」是一種被動學習,這是非常低效的。因為在被動學習的過程中,我們會缺乏「自上而下」的認知模式,只使用「自下而上」。

這會導致,你會陷入信息的海洋,無法從中真正找到有效的信息,建立信息之間的連接。

你會發現,這種做法,你能夠得到的,永遠只是一些碎片,很難得到真正有價值的體系、洞見 —— 連你也不知道你想獲得什么,怎么把信息連接、整合起來?

所以,我一直說:一定要帶著問題去閱讀。因為只有這樣,你才能讓大腦真正參與進來,而不是聽之任之、被動接收信息。

「遺漏信息」也是一個無謂的擔心。跳讀和略讀,并不意味著你只能從頭到尾讀 —— 如果你讀到一個信息,發現作者可能在前文講過了,那就往前翻嘛。

打散作者的結構,以自己的框架、邏輯線為主,這樣,才能從作者的行文之中,去找到有價值的內容。

進而,你還能進一步發現,作者的思路是否合理?邏輯、論證是否嚴密?而不會自始至終跟隨作者的思路,完完全全被「洗腦」。

后者或許才是更重要的。當然,也比較難,但我們應該把它作為目的。

最后,總結一下:

學習是反人性的,也沒有捷徑,一切試圖繞過障礙、不費腦子的做法,只是在麻痹自己,給自己以幻覺。

我們能做的,是正面學習的困難,并把這種困難,變成一種樂趣,讓「動腦」成為一種本能、習慣和愛好。

和你共勉。: )

給智識學院做了個頁面

之前推過的資源,都在里面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天天啪_天天啪啪啪_天天啪在线视频_啪啪在线综合影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