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"prtrd"></i>
<cite id="prtrd"><noframes id="prtrd"><cite id="prtrd"></cite><var id="prtrd"><span id="prtrd"></span></var>
<ins id="prtrd"><noframes id="prtrd"><cite id="prtrd"></cite>
<cite id="prtrd"><span id="prtrd"><cite id="prtrd"></cite></span></cite>
<ins id="prtrd"></ins><cite id="prtrd"></cite><cite id="prtrd"><noframes id="prtrd">
<ins id="prtrd"><noframes id="prtrd">

分享

更多

   

31年后,日本重啟商業捕鯨!沒有一頭鯨,能活著游出日本海

2019-07-03  大大不吃...

酷玩實驗室作品

日本人瘋了。

7月1號,日本終于重啟商業捕鯨。這一天,他們等了整整31年。

他們沒有一天不渴望打破國際捕鯨禁令。鯨油、鯨肉、鯨魚屠宰……這些東西就像刻在基因里的毒品,對日本人有著致命的吸引力。

2014年,海牙國際法庭判日本捕鯨違法。議員們怒氣沖沖,帶頭吃鯨魚肉抗議。第二年,他們再次抄起了捕鯨網。

去年,日本”科考船“悄悄游弋到南極。

僅僅五艘船,帶走了333頭小須鯨——其中122頭已經懷孕,114頭還沒成年。而過去十幾年,日本人以“南極鯨研究計劃”為名捕殺了上萬頭鯨魚。

澳大利亞的電視節目主持人,曾經攔住日本大使發問:

上田大使嗎?我們對日本人的妊娠率、飲食習慣、社會結構很感興趣,請問——我們想殺幾個日本人來研究,您看成嗎?

現在,科研的面具也撕下,再沒有能阻擋日本人的東西了。

今年的夏天剛剛開始,冰蓋消融,鯨歌四起——求偶的喧嘩,卻成了它們最后挽歌。

其實,鯨肉腥味重,重金屬含量也高,不算什么美味。

即便是日本人自己,只有13%吃過鯨魚肉。日本人每年平均消費鯨魚肉,只有區區30g,也就是一個壽司的分量。

踏入新世紀之后,日本滯銷鯨魚肉突飛猛進,每年高達捕撈量四分之三。

明知浪費,為什么還是癡迷捕鯨?

捕鯨人很驕傲地回答:這,就是我們的文化。

鯨魚肉是日本人的憶苦飯。

天皇投降后的1946年,鯨魚肉撐起了日本人46%的動物蛋白來源。捕鯨最瘋狂的五年里,日本每年要屠殺兩萬四千頭鯨——那時,鯨魚肉的消費量,是所有其他肉加起來的兩倍。

中國人熟悉的日本明星高倉健、山口百惠,整整一代人都是鯨魚肉養活的。對于他們來說,“吃肉”這個詞,約等于吃鯨魚肉。

鯨魚不會知道,自己在日本人眼里渾身全是寶。肝可以入藥,皮可以做包,脂肪更是寶貴的工業原料。

圖:鯨油

經濟崛起之后,日本人很少吃腥臊的鯨魚肉了,消費量一度降到高峰的二十分之一。

但是捕鯨業還沒有倒下,至今全日本還有十萬人的生計和捕鯨息息相關。

在他們看來,捕鯨就是日本文化,不容褻瀆。

為了培養孩子們和鯨魚的感情,他們的奇思妙想層出不窮——

  • 下關市政府歡迎船隊返航,請市民免費吃鯨魚火鍋

  • 千葉市屠鯨廠慶祝開漁季,邀請小學生參觀屠宰現場

  • 以市價三分之一的價格向學校傾銷,全日本六分之一的學校午餐中含有鯨魚肉

日本人用盡一切辦法,告訴孩子們:捕鯨和殺豬沒有什么區別。

現在的捕鯨文化,就是一個怪胎。

捕鯨一不是為了科研,二不是為了吃肉,更像是為了殺生而殺生:幾千噸鯨魚肉還在冷庫里滯銷,捕鯨船又開始了太平洋上的冒險。

他們使用爆炸魚叉,讓大型鯨在劇痛中掙扎死去。他們展開大型圍獵,讓海豚灣的海水染成鮮紅色。

捕鯨文化,到底算哪門子文化?

被捕鯨文化綁架的日本人,把五大洋看作自己的牧場,捕鯨人是牧場的主宰。

他們振振有詞地說:鯨魚活得很好,他們一年吃的小魚小蝦,相當于人類三倍。再不捕鯨,人類就沒幾口吃的了。

這種話我們很熟悉,因為北美旅鴿、渡渡鳥、象龜、中國犀牛……所有被吃光的物種,在滅絕前都被人們認為活得很好。

日本人應該去學一句話:

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,傲慢才是。

——劉慈欣《三體》

70年前,一個同樣忍饑挨餓的民族,走上了另一條路。

那時,中國人平均每天只能吃10克肉。內陸省份的許多人,一輩子都沒吃過魚。現在的魚肉比水果還便宜,但是孟子說”魚與熊掌不可兼得“——在70年前,魚和熊掌,是一樣的稀罕玩意。

日本填飽肚子的辦法,是向大自然勒索鯨魚;而中國的做法,卻是自己動手養

別笑,這養魚的門檻,可比捕魚高多了。

青、草、鰱、鳙,在中國叫做”四大家魚“,后來在北美五大湖長成幾百斤,被美國人稱作”亞洲鯉魚“。

在50年代的中國,四大家魚還是稀罕玩意兒。因為它們很邪門,在野外好好的,一捉回池塘就不談戀愛——這個問題要是不解決,養魚只能從自然掠奪野生魚苗,魚肉還是不夠吃。

湖南師范學院的劉筠,就是一個專門研究養魚的科研癡人。

1958年,他告別了新婚的妻子,帶著三個學生來到祁東縣漁場,和蚊蟲、窩棚、池塘相伴。

圖:青年劉筠

用了整整一年,收集了近一千個樣本,劉筠才發現一絲端倪:魚兒不產卵,是因為池塘里環境不同,需要施加合適的催產素。

家魚的繁衍,一年只在一季,如果實驗出了偏差,只能明年重新來過。

整整四年,劉筠每天在兩片漁場間來回步行七十里路。他和學生們跑遍了湖南四十多個鄉鎮的魚塘,累了就在魚棚外的長椅上和衣而睡。

我們這個年代的人,可能很難理解劉筠的狂熱。

研究家魚養殖時,劉筠有了一兒一女,女兒取名劉白鰱,兒子取名劉鯇——蛋蛋姐寫過這么多科學家的故事,但是把孩子姓名都壓上的人,真不多。

也許,劉筠看他的魚兒,就像自己的骨血一樣吧。

1963年,劉筠終于攻克了四大家魚的繁殖問題。但他算不上最拔尖的那個,更不是第一個。

在四大家魚這場戰役上,中國科研院所就像《流浪地球》一樣,開展的是飽和式救援

各地的水產研究所、湖南師范學院、上海水產學院、廣西農學院、杭州大學、中山大學、武漢大學……他們同時前進,誰先有了突破,就向全國做報告。

于是,鐘麟最早證明家魚可以人工繁殖;朱寧生最早利用魚腦垂體催情;朱洗最早利用激素催情……如果說青蒿素是屠呦呦團隊的功勞,四大家魚的成功背后,有數不清的屠呦呦。

就像《流浪地球》里一樣,沒有個人英雄的外掛光環,只有人類命運共同體。

他們心里有一個樸素的愿望:用14億雙手,喂飽14億張嘴。

1994年,美國學者萊斯特·布朗(Lester R.Brown)表示:中國正在走西方曾經走過的路,沿著食物鏈向上,注重肉類食物的消費。到2030年,全球將沒有足夠的糧食來養活中國。   

布朗的書,書名是《誰來養活中國?》

還能有誰呢?中國人自己唄。

通過衛星云圖俯瞰中國海岸線,你會看見密密麻麻的網箱,里面滿載著龍蝦、魚、蟹、貝殼。

過去一年里,中國生產了6500萬噸水產品,五分之四都是養殖的。全世界每三條養殖的魚,就有兩條來自中國。

中國人搞定了很多養殖難題:對蝦、鱖魚、鱘魚、羅非魚……

我們之前提到的劉筠,攻破青草鰱鳙之后,還培育了家養甲魚和三倍體鯽魚,被尊為“魚圣”、“魚院士”。

還有雷霽霖院士,用“溫室大棚 深井海水”來養魚,讓喜暖的比目魚在山東遼寧安家,讓普通人也能吃得起比目魚。

我們夜市上廉價的海鮮,也許就有某個院士的科研突破。

而其他漁業大國里,沒有任何一家養殖總量超過捕撈總量。比如,日本的水產品90%都是捕撈所得。

日本人最愛吃的鰻魚,至今沒能完全人工養殖,現在已經被吃成瀕危了。

60年代,日本一年能捕到200噸鰻苗,2013年就變成了5噸;2018年,日本捕獲的鰻魚苗不足上一年的1%,產量要用公斤計算。

“什么?鰻魚也會瀕危?”這是許多日本人的第一反應。

但是鰻魚的的確確瀕危了,這就是他們一味索取的惡果。

甚至,有便利店沾沾自喜地打出招牌:“驚聞鰻魚瀕危,本店將繼續獻上優質的鰻魚料理,文體兩開花。”

數量龐大如沙礫的鰻魚,都被吃到瀕危,還有什么物種是吃不絕的呢?

所以蛋蛋姐看到日本重啟商業捕鯨,才會感到絕望和無力。

在有組織的國家機器面前,這些美麗的生靈,不過是笨拙的孩子。

人類不需要什么捕鯨文化——用暴力去掠奪,彰顯自己的強大,這是強盜行為。

人類應該學習的是,在盡可能少傷害大自然的前提下,和平地發展經濟。

在這顆藍色的星球上,英國曾經送出滾滾黑煙和酸雨,美國帶來了第一朵蘑菇云,日本堆積的鯨骨如山。

他們崛起史的背面,就是地球的蒙難史。

如今,我們的中國,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崛起。

我希望看到,二十年后,從日本逃離的鯨魚,能夠安家棲息。

孩子們在沙灘追逐,遠處的落日余暉下,大塊頭們悠悠吐出清澈的水柱。

而這里,不是日本。

這里,是中國。


酷玩實驗室整理編輯

   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,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,不代表本站觀點。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,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: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。

    猜你喜歡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天天啪_天天啪啪啪_天天啪在线视频_啪啪在线综合影院